DSC_0157   

剛搬到南加時,很不習慣這邊枯黃的自然景觀,非常懷念台灣各種層次的綠;這邊也沒有台灣到處都有花花草草,招蜂引蝶,偶爾看到蝴蝶,都要大驚小怪地叫一聲「看!蝴蝶耶!」而這邊的蝴蝶也大多很平凡,比不上台灣各式各樣美麗的蝴蝶。但有一種橙黃色的大型蝴蝶卻深深吸引我的目光,這種在台灣看不到的蝴蝶,就是大名鼎鼎的帝王斑蝶Monarch Butterfly!

 

帝王斑蝶,光聽名字就很貴氣,果然長得也是很帝王氣質,橙黃色的翅膀鑲著黑邊和佈著白色斑點,第一眼就能認出。

時間倒回到Rita唸preschool的時候,教室前的小花園有好幾棵Milkweed(乳草),上面常爬了許多黃白黑三色條紋交錯的毛毛蟲~~

DSC_0400  

分辨得出哪邊是頭哪邊是尾嗎?

是不是也是讓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王者果然就是王者,連毛毛蟲也是有著帝王氣質!

老實說我個人對毛毛蟲實在沒什麼好感,小時候養蠶寶寶,都是哥哥動手,我都只看不敢碰;但小朋友們卻都好喜歡,總是蹲在那邊看老半天,有些大膽的小朋友還抓了就放在手心,我表面雖然鎮定,其實心裡卻是毛毛的。

Rita也像她老媽,只敢用眼睛看,不敢動手抓(其實老媽心理暗自叫好家在)。她那時的樂趣就是數有幾隻毛毛蟲,我們那時常常都很早到學校,在教室門還沒開前,到處找毛毛蟲!

話說帝王斑蝶既然那麼霸氣,它的蛹自然也是華麗貴氣~~

DSC_0312  

看看那翡翠的綠,還鑲著金邊,也是非得讓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

當時的我只知到帝王斑蝶會遷徙,毛毛蟲只吃乳草,也沒有刻意去多了解什麼。一下子時光快轉到Rita已經四年級了。不知那一天,我們家院子角落裡長出第一棵乳草,當時我們不以為意,讓它繼續長著。

 

DSC_0367  

DSC_0372  

乳草有很多種,這種叫tropical milkweed

英文叫milkweed果然就真的是雜草,生命力旺盛,今年秋天那個角落已經長滿乳草,還繼續擴展地盤。我想這樣下去不得了,該整理一下了。就在我動手前卻發現怎麼一夜之間好幾隻肥肥的帝王斑蝶毛毛蟲竟在葉子上大快朵頤,仔細觀察,大大小小的毛毛蟲還真不少呢!原來它們早就躲在葉子底下好久了,只是我們沒注意而已。這下可好,實在不忍心修剪,就讓它們繼續成長吧!反正它們只吃乳草,不會吃我種的菜。

剛好前些日子比較有空,每天去看看毛毛蟲竟變成生活的一部分,越看越有趣,不喜歡毛毛蟲的我,竟也覺得它們蠻可愛的!~~我真不敢相信我會這麼說!

DSC_0470  

為什麼一定要搶同一片葉子呢?

毛毛蟲也會打架喔!它們打架的樣子很好笑,只是用頭把另一隻撞開,好像在說:「走開啦!」

DSC_0432  

小 的那一隻只好默默地轉頭  

有一天突然發現,什麼時候角落裡已經有好幾個翠綠的蛹了?好奇的我開始想要親眼看到毛毛蟲化蛹的過程,這可是不容易的任務。觀察了幾天,我發現毛毛蟲會先找個地方把自己吊起來,像一根倒過來的拐杖。

DSC_0361  

有些喜歡把自己掛得高高的,有些卻藏得低低的,又是另一場躲貓貓遊戲。但什麼時候會化成蛹呢?常常我看了老半天沒有動靜,進去屋裡忙些別的事,再出來看時,已經變成翠綠的蛹了!顯然化蛹的時間蠻短的。

有一回我鐵了心,就守著一隻倒掛的毛毛蟲整個早上,明明看它扭了好幾次,卻還是沒動靜,等到下午接了Rita下課回來,它還是掛在那裡,第二天它變成直挺挺的掛在那裡,我才明白它真的掛了,原來並不是每隻毛毛蟲都可以化成蛹的。

觀察了幾天,有了一些心得,毛毛蟲掛起來後,通常得等到第二天溫暖的時候才會化成蛹,如果第二天沒能化成蛹,那它就真掛在那裡變成毛毛蟲乾了!

有一天早上我送Rita上學回家後,到院子看一看毛毛蟲的狀態,我覺得當天應該會有兩隻會化成蛹,我慢慢地巡視到菜園的另一頭,再回來看毛毛蟲,有一隻竟化成蛹了,當下真是搥胸頓足,前後不過幾分鐘,我竟錯過了!

不甘心,繼續守著另一隻,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被我看到了!真是太神奇了,突然間,毛毛蟲就從下往上把自己包起來了,它不停地扭動,終於剝落死皮,這時的蛹還有點長,它不時地繼續扭動,慢慢地變更小,蛹慢慢地變乾變翠綠了,金色的邊也變明顯了。目睹這樣的過程,深深感受生命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DSC_0011DSC_0013DSC_0015DSC_0017DSC_0030DSC_0034DSC_0043DSC_0048

我雖然錄下過程,Rita說她不想看影片,只想親眼見證。接下來是感恩節假期,原想應該很有機會再看到化蛹的過程,但忙碌地我們沒能一直在一旁守候,雖然每天都有毛毛蟲化成蛹,但卻一再地錯過!有一天,我再度走進院子,遠遠就看到毛毛蟲在扭動,我大叫Rita趕快出來,她只看到化蛹最後扭動的樣子,直呼creepy,也就是說她覺得好毛,之後就沒那麼大的興致想看化蛹了!

( 太專心看過程,錄得搖搖晃晃,抱歉啦!)

而我自己既然看到了化蛹的過程,再接再厲,接下來非要觀察到破蛹而出羽化成蝶的過程不可!蛹的階段大約過兩個禮拜就會變成蝴蝶,觀察了一陣子,我已經可以準確預估哪個蛹當天會變蝴蝶,因為前幾天蛹會慢慢變黑(其實是變透明),可以隱約看到蝴蝶的翅膀,當翅膀變得非常明顯時,當天蝴蝶就會鑽出來啦!

DSC_0118  

DSC_0116  

蝴蝶飛走了!上面黑黑的是死皮

但同樣地,破蛹的過程也是發生得很快,好幾次,我去院子看時,蝴蝶已經鑽出來停在那裡晾乾翅膀了!

觀察了一個多月以來,我發現不管是化蛹或破蛹,和溫度都有很大的關係,毛毛蟲把自己掛起來的地方有高有低,但它們一定會等到太陽曬到時(如果是曬不到太陽的角落,也要等到夠溫暖時),才是好時機。有了這樣體認後,當我看到太陽曬到蛹時,沒等太久,就看到蝴蝶破蛹而出了!在之後的一個週末,Rita和老公也有機會看到這個過程。看著蝴蝶舒展身體和翅膀,就像看到一朵花開一樣,我再度讚嘆著生命的神奇!

DSC_0061DSC_0065DSC_0066DSC_0068DSC_0082DSC_0093  

這段時間努力爬文,對帝王斑蝶的一生有了更多的了解:

帝王斑蝶和一般蝴蝶一樣,歷經卵、幼蟲、蛹和成蟲四個階段。幼蟲的階段英文叫larvae (caterpillar),蛹的階段英文叫pupa (chrysalis),不能叫cocoon,因為它並沒有吐絲結繭。

帝王斑蝶的遷徙要花四代來完成!什麼意思呢?春天時,從冬眠甦醒過來的斑蝶交配下蛋生出第一代的斑蝶,接著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每一代都經歷生長的四個階段,第一代到第三代的斑蝶只能活二到六個星期,它們接力往北飛,可以飛到加拿大;但第四代的斑蝶可以活上六到八個月,它們會往南遷徙到加州(美州西部的斑蝶)或墨西哥(美州東部的斑蝶)過冬。什麼原因讓它們可以隔代南北遷徙,一直是科學家想解開的謎。

乍看之下帝王斑蝶只有四隻腳,咦?昆蟲不是都有六隻腳嗎?原來它的兩隻前腳非常小,小到我根本看不到!

DSC_0070  

分得出雌雄嗎?

DSC_0134  

DSC_0492  

上圖是母帝王斑蝶

下圖是公帝王斑蝶,後翅脈上有黑點

這段時間陸陸續續在角落的乳草孵化出來的毛毛蟲應不下五六十隻吧!我都不知道蝴蝶媽媽把蛋下在那裡?

在網路上找到的蛋是長得這個樣子(放大圖):

Macro Photography Monarch Egg

from https://monarchbutterflygarden.net/hunt-gather-protect-monarch-eggs/

也是很貴氣呀! 

像我這樣漫不經心的觀察者,要等到毛毛蟲寶寶長到這麼大時才發現

DSC_0366  

下一季我得更仔細觀察,才會發現蛋和毛毛蟲寶寶吧!

好不容易長大的毛毛蟲也並不是每一隻都能順利化成蛹…

後來甚至發生食物短缺問題,原來它們出生時的那些乳草葉子都被吃光了,連嫩莖都被啃了,即使不想碰毛毛蟲的我,實在不忍心,還是找來一雙免洗筷夾起它們,幫它們搬家到另一棵剛冒出一些新葉卻沒有毛毛蟲的乳草上去;算算前後也搬了二三十隻。即使這樣,還是不太夠吃…

即使化成蛹了,竟然還會被寄生蟲吃掉(其實在毛毛蟲階段就被寄生了);或者有些就是鑽不出蛹,卡在那裡…

DSC_0109  

明顯看到裂縫,但就是鑽不出來

好不容易鑽出來了,有些翅膀竟張不開或受損飛不起來;有一次起大風的日子,看到一隻蝴蝶還來不及晾乾翅膀就被吹壞翅膀,好心疼!有一次看到一隻蝴蝶奮力地拍翅膀,原以為它要起飛,卻發現原來是蜘蛛靠過來,而它卻還飛不起來!我忍不住介入了,沒想到我夾起蜘蛛,蝴蝶卻掉下來傷了翅膀,它終究還是飛不起來…

帝王斑蝶的一生真是神奇又脆弱呀!

最近剛好讀到史代納的一段文字:

“All growth is life being pushed out from inside, and the dying and gradual peeling off of the outside. That is why nothing can ever grow on the outside. There must always be a pushing of substance from within outward, and then a scaling off from the surface. That is the universal law of growth—that is, the connection between growth and matter.”

試譯如下:

“所有成長都是生命被由內往外推開的,而死亡是在外面慢慢剝落。這正是沒有任可東西可以在外面成長的原因。總是有物質被由內往外推開,然後才有表面的剝落。那是宇宙的成長法則—亦即成長和物質的連結。”

在觀察毛毛蟲化蛹和羽化成蝶的過程中對這段話感受尤其深刻!這段時間從外表來看,似乎什麼都沒發生,但巨大的成長(蛻變)卻在秘密的進行中,然後突然間就被看見了!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著怎麼樣的掙扎?還是就是單純的沈潛著?外人是無從得知的。當那一刻到來時,那股推開的能量是那麼巨大而令人敬畏!

人的長長一生中,要歷經多少次這樣的蛻變,才能變成美麗的蝴蝶呢?

院子裡的毛毛蟲都化成蛹了,祝禱所有的蛹都能順利化成美麗的帝王斑蝶,我期待著下一季斑蝶媽媽再度造訪我們家的乳草!

DSC_028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sephine 的頭像
Josephine

柳橙海岸記事

Jose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a Lee
  • 謝謝妳的文章, 最近朋友送了 Milkweed, 只知道這種草會吸引Monarch, 剛好這篇文章增長知識...謝謝妳..Merry Christmas & Happy New Year!
  • Happy New Year! 很高興與妳分享我的經驗!

    Josephine 於 2017/12/27 11:32 回覆

  • 瘋小貓
  • 這篇詳細又精彩的記錄看得我嘖聲連連!太棒了!
    謝謝你的分享!
    我一直想知道毛毛蟲怎麼結蛹的,竟然可以在你這裡看見完整的影片!
    那青綠鑲金邊的蛹真是不可思議,我一直覺得那精緻的蛹上有細細的紋路,好像是葉子似的,但毛毛蟲怎麼可能用葉子把自己包起來啊?包粽子嗎?XD 原來是脫皮啊!太有趣了!
  • 很高興妳喜歡我的記錄~~ 畢竟喜歡毛毛蟲的人並不多,我也沒想到我會愛上毛毛蟲!
    考慮一下,在妳們家院子也種上幾棵乳草,一定會吸引斑蝶媽媽來下蛋的。
    我們家乳草又開始出現毛毛蟲了!

    Josephine 於 2018/02/01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