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wer 177  

滿院的梨花雪

 每年一月底二月初,南加的路邊或庭院到處綻放白色的梨花,陣陣輕風吹來,頓時揚起了滿天的梨花雪,宣告著春天的來臨!

Flower 073  

從二樓望出去的梨花

剛搬來南加第一年住的公寓前,正好種了一棵梨樹,每天透過落地窗望出去,看著滿樹雪白,撫慰我剛移居異鄉的孤寂心靈,從此我對著梨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每年花開的時節,漫步在花樹下,總讓我感觸良多。

這些梨樹是觀賞用的,開出滿樹梨花,我原以為不會結果;有一次與不到四歲的Rita散步在梨樹下,她撿起落果:「那是果子嗎?」我才注意到原來其實這種梨樹會結出零星如櫻桃般的小梨子,不仔細看是不會注意到的,真是佩服小小年紀的她的觀察力!

Flower 045Flower 066  

移居到這個家,門前也種了好幾棵梨樹,三月搬進來已錯過花季,那一年剛好社區大幅修剪樹木,第二年春天,只零星開了些花,十分令人失望。

經過一年的新枝茁壯,今年出現截然不同的景觀,每天早上拉開窗簾,從二樓窗外望去,從露出點點花苞,到盛開時的整片雪白,到花瓣漸漸凋零露出新綠的嫩葉;從朦朧晨霧中的夢幻,到陽光閃爍的光彩,到滿天飛舞的花瓣,每天都展現不同的風情,讓我和Rita都看呆了!

Flower 017  

即將搬離這個梨花盛開的家,蠻拾不得的

 

有一天陽光普照,引來成群的蜜蜂來採蜜,我和Rita在花樹下觀賞,「媽媽,妳聽!蜜蜂翅膀的聲音。」我仔細一聽,才聽到嗡嗡的聲音(其實蠻大聲的,但我原先竟毫無感覺)。從來沒留意過幾百隻蜜蜂同時飛舞的聲音,Rita讓我有了全新的聽覺體驗!

 

在一個起風的日子,雪白的花瓣飛舞,Rita興奮地隨著花瓣起舞:「飛呀!飛呀!」因為還有別的事要做,我催促著Rita進屋,她回答:「我也想離開了,這麼美,再待下去我也要哭了!」

Flower 131  

我想起在Foundation Study時,提到崇敬(veneration and reverence)是讓乙太體成長的力量,有同學問老師他怎麼把reverence帶入課堂,出乎意外地老師的回答是帶入religious moments,他指的並不是狹義的宗教儀式,重點是意圖和氛圍,譬如點蠟燭,重點在點燃蠟燭的整個過程帶入了什麼;另一個例子他提到在大自然中,用著驚喜指出:「你看!」當時我並不十分明白,但當我和Rita看著梨花飛舞時,有著深刻地美的感動,我想這就是老師說的「宗教的時刻」吧!

 

Flower 007  
Flower 068

Flower 064    Flower 056  

 

 

Joseph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